【特别关注】加强战略布局谋划 提升湖南新兴制造业孵化水平

发布日期:2021-01-13信息来源:湖南日报

制造业一直被视为国家工业化水平的重要标志与经济实力的重要保障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新材料技术、能源技术、生物技术等快速发展制造业的产业特征、服务范畴、主要任务正在发生颠覆式变化,由此而激发的新兴制造业的孵化和培育势在必行

湖南装备制造业近年来发展迅速已形成若干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产业集群,但在传统产业转型与升级、新技术成果融合与转化、高新技术产业布局等方面仍存在较大提升空间具体表现在:对传统优势制造产业相关资源的统筹尚未形成最有利构架,未能给新兴产业发展提供更有力支撑传统制造产业提质增效缓慢、环境不友好特征逐渐显现,尚未建成完善的新兴产业替代体系对高技术新兴产业发展主攻目标与方向的把握尚处在探索阶段,缺少稳定且具有行业影响力的孵化平台与产业环境支撑等等为此,建议加强战略谋划全面提升我省新兴制造业孵化水平——这不仅决定着我省能否加快实现制造强省建设目标,也是打造国家先进制造业高地、推进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保障

创新拓展培育优势领域新兴制造业

我省工程机械、轨道交通、航空发动机等优势产业已在国内外具有重要影响力拥有三一重工、中联重科、中车株机、中车株洲所等世界级企业。为进一步巩固增强上述产业的优势地位应大力发展新技术,多方位拓宽产业应用领域与场景从而培育新产业。

比如工程机械产业可积极融入国家大应急体系建设利用大型装备制造方面的成熟经验与先发优势,在消防、防化等应急救援装备领域大力拓展市场形成新的产业增长点。

轨道交通产业可向磁浮、超级高铁等领域拓展在磁浮领域,我省已率先全国运营中低磁浮线全长18.54公里,设计时速100公里并安全载客运营超过4年,未来应进一步立足无接触支承、导向技术、驱动技术等磁浮交通三大核心技术依托中国中车等行业领军企业的深厚基础,加速发展磁浮技术及产业

航空发动机产业可由过去以军品为主的单一产业模式向军品民品齐头并进的模式发展加速拓展产品线覆盖范围,结合建立民品产业链对航空发动机设计制造提出的新需求加速产业革新升级。

交叉融合孵化传统领域新兴制造业

我省有色冶金、汽车制造、农业装备等传统制造产业面临市场环境、消费观念、宏观政策等变化带来的压力与挑战亟须淘汰落后产能、提升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在技术层面应以绿色化、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共享化等为支撑系统推进制造业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比如可将大数据技术与节能减排工艺、技术结合起来实现机械、信息、化学、冶金等学科交叉,助力有色冶金领域相关产业的绿色改造和转型孵化出以高效能、高资源循环利用率为特征的新型冶金工艺、装备及相应产业集群。

在汽车产业方面目前我国汽车产量仍将保持稳定增长,预计2025年将达到3000万辆左右新能源智能网联汽车有望成为抢占先机、赶超发展的突破口。未来我省可依托传统汽车产业基础深度融合新能源技术和智能网联技术,充分释放移动办公、便捷出行、安全驾乘的内在潜力带动发展一批“汽车互联网+”新兴制造企业,打造产业标准形成包含高性能电池、先进传感器、智能网联整车集成和测试等产业的全产业链。

在农业装备产业方面应深度融合信息技术和智能制造技术,实施“智能制造+”应用工程为传统装备赋能;同时加大对农机领域高性能变速器、发动机、液压单元等关键基础零部件产业的扶持加快培育形成“智慧农机”产业集群。

战略引领打造高科技领域新兴制造业

我省半导体先进制造、新能源装备、海洋装备等新一代高科技产业正处于规模化快速发展初期应在这些高科技产业中寻求增长“新极点”,谋划和培育一批高科技领域新兴制造企业为推动我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进行前瞻布局。

比如在新一代半导体制造领域目前我省相关科研院所及企业在激光制造、超精密制造、微纳制造等方面已具有一定技术积累,未来可重点扶持半导体晶圆激光制造、半导体晶圆超精密制造等关键技术领域研发重大装备,培育高技术产业

在新能源装备方面加大氢能源和核能领域的高端装备开发和产业布局。尤其是针对未来核能领域的一系列高端装备如四代核电用关键装备、耐辐照机器人、核设施退役治理装备等,可通过政府引导在科研和产业两条线同时布局,聚力打造一个千亿级的高端核装备产业集群

在海洋装备领域可充分利用我省科研院所在海洋领域的科研基础,结合我省工程机械装备等优势产业和通江达海的区位优势对接海洋强国战略,重点发展大型海上吊装、大型海上桩基、海上钻探、深海采矿等高端装备全力打造以环洞庭湖船舶产业集群和湘潭经开区海洋工程装备特色产业园为核心的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产业基地,通过5至8年的时间培育出我省高端海洋装备产业链。

(作者系湖南大学党委常委、机械与运载工程学院执行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市工信局